降谷零是什么宝藏男孩啊

赤安/苏蓉蓉/辛贾
苏打绿/炎亚纶/FGO
暂时大概就这些了
没什么值得关注的,有空大概会删文

【知乎体】有一个极品老板是什么体验

好吃!

梨子:

 


正文


匿名用户


2017.6.20


度过了平凡也不平凡的一天,回到酒店,我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刷知乎,突然看到这个问题,过去一百来天发生的所有事涌上心头,我想我必须说出来,被活活闪死和拥有一个倔强BOY的老板是什么感觉。


由于本人的工作性质,肯定是要匿的。


今年年后,我跟我家老板去非洲出差,这个工作在交涉之前就听说过会很辛苦,但我老板还是接了,现在看来,希望这个工作是真的接对了,因为太TM的辛苦了。


我们去之前都以为那边会很热,临走之前还特意买了很多防晒霜。结果去了以后发现很冷……老板开玩笑问我这个助理完全都不查攻略吗。好在合作的其他工作人员都相当专业,工作团队一直都运行良好。


我老板虽然人高马大,孔武有力,但事实上却是个娇气BOY,一到工作地马上就生起了思乡病,他狡辩说是水土不服。我陪他在医院挂了几天水,这个过程中,老板的工作伙伴也来医院陪着他,说是要培养默契,主要是因为他们在这次工作里是搭档。


这个搭档先生是个很俊的人,阳光帅气,关键是人也很温柔,他大我老板好几岁,但看上去才二十出头,他说他大我几岁的时候,我和我的老板都是不信的……他说话慢腾腾,做事一板一眼,和他聊了几次后我发觉他和我们老板完全不是一种人,明显是一个从小优秀到大的人,本来我还挺担心他们可能关系处不好,没想到一来二去,我老板居然和他慢慢地关系好得吓人……


非洲的气候和饮食与国内差别相当大,我们的工作团队人又相当多,工作餐每天来来去去就是那些东西,令人惊喜的是我老板的搭档居然带了全套锅具,打算在非洲开灶。尝过他的手艺以后,我就决定跟随我的老板,把蹭饭进行到底。


这里就要说到我老板本人的性格问题了。他是普通家庭出身,小小年纪就出来混社会,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。我们团队和他的合作一直都比较顺畅,但在私人问题上,我老板一向说一不二。这次来非洲工作,我觉得他是真的有点把身家性命都押上了的意思。每天的任务都相当辛苦,放工的时候往往带伤回来。


但我能看出来他很开心。大概是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认识了新的朋友,老板开始学习做菜,他以前只会煮面条。他的搭档是个好老师,这大概是他愿意学的最重要的原因。例如我以前让他教我搏击,教学过程中他极度没有耐心,大呼小叫,使我自尊心受挫,至今不愿意他再教我。


繁忙的工作之余,到了难得的假期,我老板会和他的搭档一块相约出去玩,他的搭档真是十项全能,很会拍照,还是艺术家一样古怪的性格,尤其喜欢走街串巷,去那种没有游客的很市井的地方。我跟在他们身后,见识到了这个异国城市的大街小巷,风土人情。这里的人都很热情,虽然长得有点凶,还常常围着我们老板的搭档求合影。这一点让我老板很纳闷,通常在国内,他才是那个会被路人要求合照的人。


说了这么多,你们可能要问我了,到底我老板有多极品。其实他人挺好,就是情绪多变,而且有很强的领地意识。假如他把自己的房间划归为自己的领地,那就不好意思了,旁人都要小心,不要越界,而我发觉他已经把自己搭挡划进去了。不过我也只是人家的员工,还能说啥,跟着就行了。


短短一个月,我老板和他的搭档好得能穿一条裤子。俩人住隔壁,白天早早起来去上工,回来一块吃饭,晚上彻夜聊天。有天晚上我出来抽烟,看见老板的搭档房门半开,瞄了一眼,俩人凑在电脑前面专心致志的修白天拍回来的照片,我敲门问老板要不要点上蚊香,他刷一下脸拉地老长,蹬蹬蹬走过来说点吧,然后就在我面前把门拍上了。


我当时莫名其妙,嘀咕着又不是有奸情,藏个毛线。


没错。我老板和他搭档都是男人。但实际上,我来我老板这里工作之前听过他的一点风声,虽然后来发现都是谣言,但我的上司说过必要的话还是要盯紧他的男男关系。我想我的确得在这块留意了。


这时,我老板的第二个毛病就出来了。他实在是我行我素。尽管知道假如真有这事,他就真的是无法翻身,他自己心里明镜似的,但可能还是年纪轻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我一旦开始操心他的这方面问题,就如同近视眼戴上了眼镜,什么妖魔鬼怪都给现形了。这俩人有问题啊。


我还在操心该咋说,我上司就让我回一趟国带点东西。这次我还带了些人来看我老板。能看出来他很不满了。一群人出去玩总是臭着脸。女孩子们问我他是不是累到了,身体不舒服,我含混过去,心里觉得这工作真是难做……


好在工作还是主要,我老板主要心思还是在工作上。我想他可能是背井离乡,思想上产生了一点情绪。虽然他们俩好得跟一个人似的,但团队里的其他人和他们的工作时间并不一致,没人看出他们好的不正常,除了我。


在这种焦虑里面,我们辗转了几个地方,甚至去了沙漠地带。我老板的搭档是个极限运动爱好者,拉着剧组的几个人一块去骑沙漠摩托。我们玩的都很开心,走之前还听老板说下次再来。结果这个下次是他自己和搭档单独去的。


我心里吐槽他你还能在明显一点吗?他却好像觉得还不够。有一次他的搭档因为工作原因要暂时离开去一趟法国,这天晚上,我老板不知道在他房间里做了什么妖,弄出了一股刺鼻的味道,然后强行睡他搭档房里去了。他说烧了橘子皮驱虫,我呸。


第二天,他没有去送他的搭档。接下来几天,他都蔫蔫的,不爱说话。我觉着他们冷静点挺好。然而老天给了我一个呵呵。并没有冷静,那人回来后,我老板像扔进了海里的鱼,立刻活蹦乱跳。俩人变本加厉,有天晚上我无意间刷到了那人的一条微博,差点没犯心脏病。


谈就谈吧,还要秀。真是为难我们这帮工作人员。


一百来天,俩人已经孟不离焦了。眼看着工作马上要结束,我思来想去也没说啥,算了,这事我也插不上话,就让残酷的现实教育教育失去理智的人吧。


回国那天,我老板不出意外地和他搭档同行。国内还有后续工作,但是不着急,我老板和他搭档分手后回了魔都,在酒店里,我几十天以后终于躺到了床上,正睡得天昏地暗的时候,手机嗡嗡地响,我一看,睡在我隔壁的老板发来了几条微信,第一条,我想在北京租房。第二条,[位置信息]这个地段价格怎么样?第三条,我查了,价格也不用这么贵的,交通好就行了。第四条,你睡了吗?


不然呢,我看一眼时间,凌晨四点。


这就是他最极品的地方了,死不听劝。第二天我上司来了,老板也算挺服我上司,我没说啥,但我上司耳聪目明,哪能不知道。我不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什么,过了几天,他的搭档过来了。


可能是在非洲一起生活过,我对他印象很好。假如我老板不是这么个工作性质,我才懒得管这些。他和我上司也谈了谈,最后什么结果,具体我不知道,但是这俩人,一时半会,是谁也别想分开了。


他们正是黏糊的时候,白天在外面工作,我老板手机不离手,那叫一个归心似箭,俩人开了两间房,另一间到退房都没人住。有时候我还得帮忙订外卖。我一个大龄单身男青年,这叫啥事。


不过到底还是忙,老板搭档性格好,人也好,不止我老板喜欢,我上司和我都觉得他人不错。假如他是个女孩该多好,事情就简单极了。


就在今天,我们一行人飞北京。出门之前我老板还开开心心,和他搭档有说有笑,一到机场,见了人,我老板搭档一溜烟就不见了,虽然他的材料还在我这里,走不远,我老板的脑袋却不停地转来转去地找人,但是他实在是不能轻举妄动。


一个大个子,在人群里,眼神彷徨的像个孩子。


唉,唏嘘啊,到底都是他自己的选择。我想起我上司见到老板搭档之前还说,这小子圈子不见得干净,怕他带坏我老板。后来见着了人,他就再也没说过这话。他和我老板关系铁,也就因此非常照顾另一个人。


说着说着就没边了,你们估计也看不懂我到底在说啥,看懂的高抬贵手,也许哪天我想起来就删了。圈子里不干净,但就不见得人人乐于堕落,反而是有情饮水饱难能可贵,虽然我老板不让我省心,但是我还是希望他得偿所愿。


 


End


纯属虚构

评论

热度(3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