降谷零是什么宝藏男孩啊

赤安/苏蓉蓉/辛贾
苏打绿/炎亚纶/FGO
暂时大概就这些了
没什么值得关注的,有空大概会删文

[HP/DH]命运回转 20

这么棒的文为什么没人推!?

角落里的纸团:

Chapter 20. 棋子


“或许小马尔福先生要跟我谈谈。“


德拉科没有动,全身僵硬的看着那用长长白胡子扎着小辫的古怪老人,有那么一瞬间,他只想落荒而逃。


邓布利多也没有下一步动作,只是一直半眯着眼睛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,月光打在他的半月形镜片上,将他那双略显浑浊的双眼折射出熠熠生辉的光彩。


就这么一刹那间,德拉科从心底里升起了一股颤栗感,他甩了甩头,将这股莫名其妙的不适感从脑袋中甩开,告诫自己邓布利多不是伏地魔,不用担心邓布利多会对自己用什么手段。然后一步一步的朝着邓布利多身边走去,与之一同沐浴在星光之下。


只是星光之下,仅仅有的是邓布利多的影子。


”果然跟西弗说的一样,小马尔福先生远比同龄人要优秀很多。“邓布利多转回头,眺望着城堡门外,长长的石桥边上矗立着守护了霍格沃茨千年的石像,庄严肃穆而不可侵犯,只是顺着石桥越往前看,就越是漆黑一片,让人不由得心生畏惧,不敢踏足。


德拉科抿了抿嘴唇:“斯内普教授不会跟你说关于我的事的。”德拉科很笃定以斯内普教授的性格,绝对不会在别人没问起时多说一句话。而如果要说是邓布利多主动谈起,那更不可能,因为自己不是救世主哈利.波特,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值得整个魔法界最伟大的巫师——邓布利多来注意。


至于自己的学业?在堪称天才的邓布利多面前,只能算做小孩的游戏而已。


可以说,整个马尔福家族,能够让邓布利多略有关注的,只有自己的父亲、马尔福家族的家主、前食死徒的卢修斯.马尔福。但是,也仅此而已。


所以如果不是今天送上门来,邓布利多对自己的印象顶多算有几个“一个小食死徒”、“马尔福的儿子”这样的标签。自己这算是自投罗网吗?德拉科苦笑了一下。


邓布利多看起来有些讶异,“看来小马尔福先生很相信西弗呢。”“当然,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比他还值得我信任。”“包括马尔福夫妇?”“是的。”德拉科转过头来,第一次直视着邓布利多的眼睛。他无比感谢隐匿咒跟隐匿剂,因为这样,即使邓布利多知道自己在这里,也无法从自己眼中看出对他的畏惧,从自己颤抖的身形中了解到他的恐惧。


“看来小马尔福先生跟您的父亲很不一样。“邓布利多脸上露出一丝宽慰,与当初在天文台上对自己露出的表情如出一辙,瞬间让德拉科失了仪态。”不,我们是一样的,都是马尔福。“语调因为颤栗而显得有些尖锐,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瑟瑟发抖。


邓布利多蠕动了一下嘴唇:”德拉科,每个人都不是完全一样的,你确实是马尔福家族的一员,但是你是你自己,而你父亲是你父亲,你懂吗?”


你懂吗?德拉科。


我不懂。


不,你懂。


恍惚之中,一串深藏在心底里的对话冒了出来,让德拉科一阵失神。


邓布利多带着慈爱的目光看着德拉科的方向,好像在鼓励少年按照他的话来肯定,又好像在等待少年反驳自己。


半晌,德拉科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:“不,你撒谎。其实在你心里,不管是我还是我父亲,在你心里,所有的马尔福都是一样的,愚蠢的马尔福对吧?“


喉头有些痒,德拉科不得不吞咽了一下。


邓布利多低声笑了一下:“不,在我看来,所有人都是一样的,不管是马尔福也好,还是其他纯血种家族,不管是巫师还是麻瓜,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。”


“真是可敬的博爱精神。”德拉科狠狠的讽刺了一下。


邓布利多侧身,眼里闪着光,却一语不发。德拉科抬头看着他,试图从他的眼神里找到更多的东西,但是没有,他只找到了怜悯,是的,对自己的怜悯。德拉科低声笑了起来:“邓布利多校长,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我不需要你的可怜。”


德拉科翘起嘴角:“我知道,我一直知道,其实你看不起我们马尔福家族,我父亲为了利益成为了食死徒的行为在你们看来是可耻的,所有人觉得我们胆怯、惟利是图,觉得我们引以为豪的生存之道不过是暗渠里的老鼠一般,我父亲的高傲在你面前如同跳舞的小丑,马尔福家族的荣光在你心里不值一提……”


说到这里,德拉科有些哽咽,梅林才知道,在他用这些话反驳邓布利多时,也在将自己努力维持的尊严就这样一点点的撕开来。


“所以不要说什么一样不一样的了,谎言固然让人好受点,但我并不喜欢这样的谎言,我为我自己是个马尔福而自豪。“


是啊,自己所唯一拥有的不过就是马尔福家族了。


内心开始一点点轻松了起来。


“不,我的孩子,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。”邓布利多不急不缓的打断了德拉科: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话,我还是很尊重你的父亲马尔福先生的。”


德拉科笑的更加欢乐了,“那校长是觉得我父亲哪些地方值得您尊重呢?”


邓布利多眯了眯眼,准备开口回答,但德拉科并不想听那些废话,他抢在邓布利多的前低声说道:“不用说那些客套话了,我不会相信的。”眼皮眨也不眨一下,说出了下一句:“您跟我都知道,奇洛教授是黑魔王的人。”然后死死地盯着邓布利多的表情,企图从他的神色中看出更多的东西。


但显然,他失败了。


“你真是让人惊叹,小马尔福先生。”过了一会儿,邓布利多才拖着长长的音调说道,眼神里透出思量的神色。


德拉科将这句话当作赞美,说实话,他打从心底里觉得邓布利多很厉害,但他却不会在面对邓布利多时产生像面对黑魔王一样的恐惧感,所以他敢赌,赌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,赌邓布利多在救世主身上下了很大的注,赌强大如邓布利多也没法保证能将黑魔王彻底消灭……


一旦他赌对了,那么马尔福家族就有可能成为邓布利多军的另一个地下同盟,无论最后战争结果如何,马尔福家族总能抽身而退,马尔福家族的荣耀能继续传承。


“我可以问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吗?德拉科。”称呼变得亲密起来,但德拉科却收紧了心神,“我知道的没有你那么多,奇洛教授的事情不过是一个意外。至于为什么我猜您会知道,这更简单了,霍格沃茨绝对不会留一个废物在学校不是吗?”


德拉科拉长了声音:“今年,奇洛教授遭受到的学生投诉应该不少。而您顶着校董的压力,将一个废物留在学校,那么就肯定是有用的,而奇洛教授作为黑魔王的人,我相信您肯定留下他不会是为了保护他。”


而是用来给哈利.波特练手的,对吧。


德拉科在心底里默默的加上了这句话。


说实话,在面对邓布利多时,他很容易不知所措,刚开始他只是压抑着自己的愤怒,但是越往后面说越激动,越激动就越委屈。


想想自己父亲一直以来将邓布利多当作一个对手来看待,但前世,自己的父亲直到死,都从没邓布利多当作一个对手重视过。而自己,却在他的三言两语之间,彻底暴露了自己的怯懦,连举起魔杖发出一道伤人的咒语都不敢。


自己、父亲、马尔福家族,最后不过就是伏地魔覆灭后的随葬品,救世主哈利.波特名声下的战利品。


一直以来德拉科心情都很压抑,自重生以来,所有的事情重重的压在自己的心上,压迫得他好像连呼吸都变得艰难了起来,他亟需一个发泄的渠道,但父亲、母亲、教授都不是好的选择,唯有邓布利多,这个有着魔法界最大智慧的人,才能真正给予自己真正的出路。


他并不担心邓布利多起疑,因为一旦马尔福家族想要转向阵营,这些质疑是必须的。


“我可以了解一下那个意外吗?”


德拉科狡黠的眨了眨眼:“不过就是无意间看到了奇洛向人奉献忠诚求饶的场景,而他们还在中间谈论了你与哈利.波特有多可恶,稍微猜测一下,便联想到可能是黑魔王而已。”德拉科总不可能说自己是重生过来的吧。


“所以你其实也并不确定?”邓布利多看起来是在微笑。


“但您刚刚已经给了我答案不是吗?“德拉科从来不小觑邓布利多的智慧,毕竟眼前的老人曾经用三言两语瓦解了自己杀死他的决心,让自己彻底困在了所谓的“良心”跟父亲的安危之间。所以他才会一开始就直接说奇洛是黑魔王的人,只有自己不心虚,才会获得更大的筹码。


德拉科突然心里有些明悟了,蓦然之间发现以前的自己跟父亲确实是有多么愚蠢,多么不自量力。其实父亲早就应该意识到,能让邓布利多真正重视的人,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人——伏地魔。


而能让伏地魔真正正视的人也只有邓布利多一个人,所以伏地魔才会直到邓布利多死后才攻打霍格沃茨。


这归根结底,是一场伏地魔与邓布利多之间的较量。


而在这中间


自己的父亲什么都不是。


自己也什么都不是。


所谓的斯莱特林王子、所谓的黑魔王左右手……不过是几颗任人摆布的棋子罢了……


突然之间的醒悟让德拉科想要痛哭,德拉科一直知道自己很没用,之前仅仅以为自己只是没有力量所以才会屈服在伏地魔的威胁之下,而现在他才发现,从一开始,他们就输了,因为他们卷入了一场完全不应该卷入的战争,还妄图从中间获取利益。


而这场战争的参与权,已经容不得他们去选择了。


但,即使自己的父亲确实自视甚高,只要卢修斯是自己父亲,那么他就不能忽视任何人对父亲的轻视、任何人对马尔福家族的不屑一顾。


自己永远无法接受。


德拉科.马尔福必须保护自己的父母,维续马尔福家族的荣耀。


邓布利多眯好似感受到了德拉科的失落,但他没有出声。



评论

热度(1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