降谷零是什么宝藏男孩啊

赤安/苏蓉蓉/辛贾
苏打绿/炎亚纶/FGO
暂时大概就这些了
没什么值得关注的,有空大概会删文

【曦澄】乐园 01

??刀??

萝卜鸭:

人物归亲妈,OOC归我


现代,私设有


各位久等了,很久没有新作了,谢谢至今还关注着我的各位m(_ _)m


我尽量做到周更,嗯!!


===================


前言

那是一个供应欢笑的地方。

那里有着美丽的白雪公主。

那里有着无忧无虑的王子。

那里有着永远无尽的欢笑。

那里从来没有战争和悲伤。

那里是每个孩子向往的地方。


那个地方,叫做乐园。


乐园里的欢声笑语;


乐园里的华丽城堡和绚烂灯光;

乐园里的小丑; 

乐园里那永远只能原地旋转的木马;

乐园里…… 

乐园里………… 

乐园里承载了太多人的幻想。



当夜幕降临,乐园的摩天轮装载着人们飞翔的心愿缓缓转动。

一圈……又一圈。

看着下面练成一片的灯光,每一个灯光就代表着一个幸福的家


幻想着自己与天空只隔着小小的一扇窗,耳边传来的欢笑声从未停止过。




当灯光黯淡,乐园里的摩天轮不再转动,没有人再需要‘飞翔’。

失去灯光照耀的城堡与周围的树木融为一体,化为黑暗。

卸了妆的小丑走向出口,原本滑稽的面孔笑容不在。


旋转的木马在音乐停止之后静静的留在原地,承载着王子与公主的梦想,等待着次日的来临



第一章

今天,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‘天堂’,是的,是天堂。

曾经有人问过他,真的有天堂吗?

于是笑着对那人说,这个世界上,是有天堂的。

那,天堂是什么样子的呢?

天堂就是乐园。

乐园……吗?

是的,乐园,在那里的人都没有烦恼,没有病痛,只有快乐。

那……我能去天堂吗?

当然可以啦。薄薄的嘴唇勾起浅浅的笑容。但是,现在还不能去哦。




女孩的笑容是这么纯净,眼睛里装着的是满满的信任,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:“嗯!”


 


秋天,晴朗的午后,这一幕几乎成了他心目中的永恒,那一瞬间他几乎真的以为,自己其实就身在天堂……


 


其实,他也不知道,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天堂,没人知道,因为知道的人都永远不会再回来了。
或许,真的因为天堂如同乐园般美好,所以都不愿意回来了。
“所以,连你也不愿意回来了。”


漆黑的房间中,他将自己的蜷缩成小小的一团,轻轻地说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‘Fairyland’今天正式开张,店面不大,小小的饮品店,老板和员工只有蓝涣一个人。 
挂在门口的‘营业中’的牌子沐浴在阳光下,今天是个好天气。
店里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十来张桌椅,蓝涣站在柜台后擦拭着描绘了让人心情愉快轻松的图案的玻璃杯,干练的短发,白色衬衫和黑色的长裤,简洁而干净的服装,一如这家店以及这家店的店主给人的感觉。

一年前,蓝涣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这家空关许久的店铺之前。


生锈的铁索,七倒八歪的桌椅,挂满蜘蛛网的吊灯,阳光下肉眼可见的灰尘扬在空气中,蓝涣当时忍不住掩嘴咳嗽了起来,销售人员在旁边带着热情的笑容介绍说:“先生您看,这家店虽然地段有些偏,但是空间是绝对足够的,周边环境又安静,最适合开咖啡店了。”


蓝涣去二楼看了看,那里以前应该是给人住的,有三间空房,一间卫生间,还有一个挺大的阳台,更妙的是三间房间的朝向都很不错,若是天气好的话,说不定下午四点还能有光照。


 


“这里不错,我很喜欢。”蓝涣点了点头,随口问道:“这里这么好,为什么之前的主人要卖?”


销售见蓝涣有意买下这里于是更加热情,天气炎热,他松了松领带露出一脸可惜的表情,道:“这里几年前也是一家咖啡店,老板是个很有书卷气的人,诶,别说,和您气质很像的。”


“老板娘不太来店里,听说外头有自己的生意,两个人有三个孩子,日子也倒不错。后来啊,不知道怎么的,好像是老板娘在外头得罪了什么人,店全给砸了,老板娘生意也做不下去了,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这家人莫名其妙背了许多的债,店铺就这么急着出手,让我们给接下了。”


 


“这样啊。”蓝涣眼神中略带了些同情,之后发生的事情不用中介说他也能猜到了,他又下楼看了一圈,中介小哥说:“您放心,这店铺的手续绝对干净的,您再看看?”


“合同我先拿回去再看看,明天下午五点之前给您答复,您看可以吗?”


“可以,可以,我等您电话。”


蓝涣拿出手机打开照相功能,问:“我可以在这里拍几张照吗?想带回去给我弟弟也看看。”


“我看您也是诚心想买的,不如我把钥匙给您,您随时带您弟弟来看如何?”销售也是实在人,加之与蓝涣交谈实在是给人一种很放心的感觉,他没由来地相信蓝涣的为人,于是毫不犹豫地掏出了钥匙放在了蓝涣手上。


蓝涣的瞳孔在夕阳下映射出漂亮的浅褐色,他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,朝销售点头微笑:“那真是谢谢您了。”


 


当夜,蓝涣把蓝湛带到了这家店铺门前,打开了被锁上的大门。


“如何?”蓝涣打开简陋的两百瓦顶灯,站在破了一个大洞的吧台后。


蓝湛睫毛轻轻一眨,四处看了看后似乎也颇为满意:“很好。”


“这里,以后放一整面墙的书,还有这里,上次你在巴黎买的壁画也可以挂在这儿。”蓝涣拉着弟弟朝二楼走去:“二楼有三间空房,你我各一间,另一间做书房,我们可以直接住在这里,离你的学校也近,你看好不好?”


蓝湛看了眼喜形于色的哥哥,从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也牵出了一丝微笑,如冬雪被春日第一缕暖阳消融般温煦:“好。”


 


再之后便是签订购买合同,蓝涣和蓝湛两人品位不俗,自己设计了图稿之后找了一家靠谱的装潢公司进行装修,蓝湛由于还在念研究生,课业繁忙,所以一应事物都交给了蓝涣打理,蓝涣对这家店有着类似于‘家’一般的特殊感情,所有事情亲力亲为务必尽善尽美,于是,当店铺装修好、开店手续办齐,已经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。


 


开业前两个月的生意并不好,蓝涣也不着急,照旧每天搬着几盆花花草草放到店门前给它们晒太阳,自己坐在吧台后面泡一杯咖啡,研究研究新的饮品,或者请附近居民家路过的小娃娃尝一尝自己新做的蛋糕,偶尔也会有学生放学后不回家,三三两两坐在靠窗的位置写作业,蓝涣就会过去义务辅导。渐渐的,咖啡店老板人好,手艺好的风评就传开了,在这个网络信息发达的年代,陆续就有人慕名而来。


 


当然,大多数人都是为了一睹网上传闻的‘帅到惨绝人寰’的老板的真容。所幸蓝涣的长相并没有辜负网络上的那些夸奖,许多人回去都在网络餐饮平台上给这家店留言,第一句总是:老板长的好!帅!啊!


 


蓝湛很少在一楼出现,偶尔现身也只是冷着脸在吧台后帮哥哥打打下手,偏偏有些女孩子就喜欢蓝湛这种性格,加之兄弟二人长的十分相似,逐渐的,过来店里的一部分人的目的从‘目睹帅到惨绝人寰的老板’演变成了‘目睹帅到惨绝人寰的兄弟’。


 


兄弟二人对此倒是没有太大想法,依旧每天按照自己的步调过着悠闲又忙碌的小日子,只是偶尔蓝涣会在空闲的时候坐在二楼的阳台上眯着眼晒太阳,眼神空洞到让蓝湛心慌。


 


或许时间真的可以让一些事情淡去,只是当周围的一切都淡去了,墨黑色的部分反而会更加明显。


那样的突兀,那样的触目惊心。


TBC

评论

热度(153)